老虎机上分器

老虎机上分器 女子支付宝突然多出4千元 原是名字同名汇错。前几天,在南京大厂长芦一化工厂工作的林女士突然发现,自己支付宝账号上突然多出了4000元钱,但询问了有过汇款往来的亲戚朋友之后,她发现这笔钱并不是自己认识的人转的。林女士担心是诈骗陷阱,赶紧将账户中自己的钱转走,并报了警。经南京化工园公安分局民警和支付宝方的协助,这才弄清了事情的原委。原来是一名陌生人给亲人汇款,正好跟林女士同名,就错汇至她账户上了。不过,好心的林女士爽快地把钱还给了对方,称不是自己的钱拿着也不安心。林女士的举动,不仅让汇款人非常感动,连帮她核实事情真相的民警也不禁为她点赞。  据老虎机上分器介绍,前几天下午3点多,自己收到了一条支付宝收到新转账的提示信息,查看自己的支付宝账户,发现确实多出4000元钱,汇款方是一个昵称为“白雪公主”的账号,备注里写着“给家人,请查收。”林女士并不认识这个汇款人,也没有人欠自己4000元钱,她马上询问了自己的亲戚朋友,可他们都表示没有转账。由于林女士有同事遭遇过类似的电信诈骗,因此不免有些担忧,于是她立即将支付宝里自己的钱转走,只留下这4000元。随后,林女士又拨打了报警电话,向南京化工园公安分局长芦派出所求助。  经过调查,民警排除了电信诈骗的可能,怀疑可能是有人转错了账。但转账人信息不详,也没有联系方式,民警建议林女士拨打支付宝客服电话,并向对方留言将其加为好友,以便联系。客服回复称,核实身份需要一段时间,而对方的账号丝毫没有动静,民警提示林女士不要动用这4000元,如果有人联系她退还钱时,可以再联系警方。果然,没过多久,汇款账户通过林女士的好友请求,两人取得联系。对方表示钱是自己女儿转给亲戚的,可能转错了,希望林女士能将钱退还。林女士怕有人冒领,便要求对方提供相应证明,但对方却一直没有回复。3月1日,林女士再次来到长芦派出所,说明了情况。随后,民警通过平台查询到转账人信息,并现场拨通转账人电话。电话那头,一名自称姓王的山西男子称,转账的是自己的女儿,原本是想将钱转给自己的一名亲戚,可转账后亲戚表示迟迟没有收到,他查看了支付宝后,才发现转错了账号。  原来,王先生女儿要转的账号是姓名的字母拼写加数字的QQ邮箱linxiaofei188@qq.com,可王先生女儿直接转给了linxiaofei@qq.com,虽然姓名拼音是一样的,可少了这几个数字,就变成了完全不一样的账户,这才造成了误转账的情况。期间,王先生因为一直有其他要事要处理,所以没有及时与林女士联系商量退款的事情。最终,还是多亏民警帮忙,才核实了王先生的身份信息,林女士也放心地将钱还给了对方。电话里,王先生对林女士和民警万分感谢,“幸好转给了好人,要不这钱肯定是要不回来了。谢谢南京的警察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民警提醒,通过支付宝等支付工具转账之前,一定要确认对方账户以及真实姓名,避免因为输错账号转错钱,为保险起见,在转账后也应与收款人电话联系,确认钱款去向。媒体:赞同个税起征点提至5000 勿空谈改革不落实。今日社评  为政协委员的个税提案作“补充”  以家庭为单位综合性征缴个税肯定是个大方向,但问题在于何时下决定推进?现状是,在大数据、云计算的软硬件支撑下,个人税政信息采集早已全网打通,技术上已不存在实质性大障碍。  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昨天下午开幕,在接下来的两周中,老虎机上分器将进入一年一度的全国两会时段。此时此刻,作为会场之外的亿万民众,最希望听到和看到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,能代表民众,向国家和政府提呈迫切而具体的民生改善议案提案。昨天,全国政协委员沙振权,向大会提交了“建议个税起征点提高到5000元”的提案。这个提案既迫切又具体,若能在会后被国家采纳,除了操作起来十分简单,还能让人真切感受国家对低收入群体的减税关爱,扩大内需亦可收到立竿见影之效。  沙委员的理由,换个表述角度就是,5年前个税起征点上调至3500元时,曾令老虎机上分器相当数量的个税缴纳者卸掉了缴纳个税之包袱,由于中国从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后,率先步入了企业涨薪周期,经过最近5年的积累性涨薪,这部分一度被卸掉了个税缴纳包袱的劳动者,因工资所得已超过3500元,一多半又重新背上了缴纳个税的包袱。然而,由于这部分劳动者实际收入增长更多表现为用工底薪的提升,当他们重新“晋级”为个税纳税人时,其作为社会最底层劳动者群体的收入地位及社会身份,却未曾有实质性的改变。挑破了这层通常不易为人察觉的秘密,避免对社会最低收入群体征缴个税的税政原则,抑或说个税的抑富济贫作用,如果缺失个税起征点的同步上调,就会双双受到舆论讽刺与质疑。  建立于以上对沙委员提案之分析,我们对继续上调个税起征点至5000元(仍然遵循小步上调原则)的建议十分赞同。与此同时,我们还要为沙委员的提案提供一些能进一步增加说理成分的“补充”。  “补充”主要缘自相关统计数据的扎实对比。2014年全国个税增幅12.9%,同年度全国税收总增幅为8.8%,个税增幅比税收总增幅多出4.1个百分点。到2015年,全国个税增幅进一步上升到16.8%,而同年度全国税收总增幅则下降为6.6%,个税增幅比税收总增幅扩大至10.2个百分点。如果我们再把2014年和2015年的个税增幅斜线与总税收降幅斜线,标在同一平面坐标系中,两根斜线会让所有看到的人觉得匪夷所思:即,2014年和2015年,国内经济增速在下行,总的税收增幅也跟着下行,唯独个人所得税同比增幅却在逆向上蹿,且二者的对比度短短两年内就扩大至10.2个百分点。还有,如果再对比2014年和2015年全国总税收中各项分税收的增减幅,主要税种的实际税收增幅都是呈大幅下行的,唯有个人所得税增幅“风景这边独好”。  就上述怪现象,合理的解释是:个人所得税已成为税收整体下滑时的“救生圈”之一,去年全国个税收入已逼近9000亿元。其二,2015年相比于2014年,多数企业员工收入在减少,收入不减少的员工,收入增幅亦明显被放缓,如此情势下,个人所得税的增幅却能逆向上行,比较靠谱的缘由,只能是个税缴纳者的人数重新被大幅度扩充。  自2013年全国两会起,就有代表委员年年上呈上调个税起征点的提案或议案,但在会后的办理回复阶段,有关老虎机上分器论坛方面皆未直接公开予以回应,而是改由税务专家中的几个“老面孔”,以“正在设计个税整体改革方案”、“综合征缴是个税改革方案最大亮点”等既无实质内容,又无时间限定的说辞加以搪塞,然后再通过财经媒体添油加醋传播至社会。  以老虎机上分器为单位综合性征缴个税肯定是个大方向,但问题在于何时下决定推进?现状是,在大数据、云计算的软硬件支撑下,个人税政信息采集早已全网打通,技术上已不存在实质性大障碍。有关税务专家如果还回避时间限定,空谈个税改革吊足民众胃口,就不得不令人联想原因难道是,个税这块肥肉太美味而一时很难割舍呢?  本报特约评论员

2016-03-07 17:03:40 » 报名事项